贺依曼

人穷志短不好相处。

【文潇潇视角】

老福:

回忆 心理活动和现实穿插注意区分

文潇潇慢慢放下了余淮

看到了丈夫的守护和等待

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活一次然后再来找丈夫

这是我认为的最好的结局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
我叫文潇潇。

毕业于振华中学。

就读于同济大学。

现在在报社作翻译。

我马上就要结婚了。

“我的丈夫人很好,也很体贴,下雨了回来接我,工作也不错…”我向耿耿介绍道。

我是来这里拍婚纱照的,老板就是耿耿。

耿耿作为高中同学圈子中收入数一数二的,似乎一定要向我们证明,即使成绩不好也会有别的出路。

她家的摄影风格很清新,服务也好,又是我的老同学,重要的是可以便宜。

我和丈夫刚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买了套房,正在还贷,生活并不宽裕。

“那不是挺好的嘛,这几年辛苦辛苦,将来就是大好的时光等着虚度啊,总比我们强。”耿耿给我端来一杯咖啡。

我没有说话,对她笑笑,就是有些牵强,更不知道这个“们”指的是谁。

我和我丈夫相亲认识到现在也就刚刚一年而已。人们都说,他在外企,我作翻译,天作之合。他总是对我笑,笑的时候露出一颗虎牙,我就答应了。

我并不喜欢他,可大人们都说他可靠,我就接触着试试。

大人们说,不反感就是喜欢。

我不反驳。

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。

喜欢是会在人群里搜索他的身影,是会在听成绩的时候记下他的那一份,是会在与他打招呼时面红耳赤却又强装镇定。是脸红,是紧张,是悸动,是所谓少女的慌张。

这些所有的所有极具青春气息的反应,我都曾有过,所以才能如此笃定的与今日做对比,以确定我遇到的不是爱情。

在求婚的那晚,他跪在地上举着戒指对我说嫁给他。身边的母亲一个劲的推我答应,我的大脑一片呆滞。

没有幻想的布置好的气球,没有天上的烟花,没有我喜欢的人,更加可悲喝嘲讽的是,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。

我先点头,过了一会才将手伸出去。

他笑了,很高兴,看得出来,他真的很高兴,笑到露出了两颗虎牙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那一刻的他,是我这么长时间相处来从未见过的,是最接近真实的他。

这个发自内心的真心实意的笑容,让我对这段婚姻有了些感情。

众人散去后,他倚在阳台上,正在吹风,看起来颓里颓气的,“我知道你对我没感觉,我看出来了。”

我吓懵了。

“但是潇潇,能不能,能不能给我个机会,让我试试呢?”他扭过来,红着眼圈看着我,小心翼翼的,问我,好像还有点哽咽。

“刚才真的是我人生最紧张的时候,直到你伸手心还悬着。”他又说。

我心软了。

因为他那满眼的迫切期待与近乎哀求的语气。

“也就是两个人,搭伙过日子嘛。”我喃喃。

“当然不是了,婚姻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,潇潇你也太草率了。”耿耿抱着咖啡跟我说。

我看着耿耿满身的活力与朝气,虽然说是经常熬夜的人皮肤却很好,低低的个子走在路上跟大学里面的小萝莉似的;就突然觉得老天不公平。

甚至有些嫉妒。

从高中到现在,耿耿一直都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中最幸福的那个,她看起来没有钱没有权,没有知识学历,却实际拥有全世界。

她有梦想有家庭,有父母有弟弟,哪怕父母离异也很幸福。

她有那个我一直爱而不得人。

她从小喜欢摄影所以一直都会有一台最先进的相机,她说要转理就无条件的支持,她说一定在北京上大学就马不停蹄的在北京物色打点。

总会有人在她的背后支持她。

我从小学过钢琴舞蹈小提琴,却都不喜欢,因为父母的要求;我好好学习考上振华,却不知道有什么意思,因为父母的要求;今时今日,连婚姻都是他们的要求了…

身边的人手拉着手给耿耿围起一个巨大的伞,让她免受别人的伤害,活在自己的世界,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,有画中的王子和她一起生活。而我则是这个世界里身上写满了悲剧的跳梁小丑,以自卑的心苛求着公主那沁人心脾的阳光,还要时刻提防着不能让公主发现自己的丑恶。

耿耿那样一个善良柔软的人,怎么会注意到我卑微的黑暗呢。

我们断断续续说了一个下午,我从始至终没有敢提到他一个字。

耿耿也跟根本不知道这事一样。

我很感谢她,对于当年之事的大方,又或许她根本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。

其实我今天是来告别的吧,来和过去道别。

我暗恋了好久好久的男孩,再见了。

即便如此,我仍想当面跟你说:“欢迎回来,别再走了。”

我终于将他放下了,终于把心里执念多年的“耿耿于怀”忘了个干净。

以后,我想为自己活一次。

半年以后,余淮难得清闲的枕在耿耿得腿上看手机:“诶,文潇潇离婚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不惊讶?”

“料到了,只不过没想到那么快。”耿耿继续修片,漫不经心的说。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她提到老公的眼神,还没有当年看你的一半深情呢。”

余淮: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,却也不想欺骗你,这段时间谢谢关照了。

我会离开一段时间,归期不定,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再也不用因为小本本而束缚了,找一个爱你的人吧。

我向你承诺,不会很久。如果,我是说如果,到时候你还是单身的话,我一定,心甘情愿的跟你领证,到那一次,我来求婚。

我想…为自己活一次。

再回来的时候,我一定是喜欢你的。
你的前妻:文潇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04)